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凶猛生活

或者陶醉或者是流泪

 
 
 

日志

 
 

原创《常与她梦里相见》 参赛作品  

2011-08-19 05:23:10|  分类: 我们诉说着孤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常与她梦里相见》 主题“我用一生守护你”的参赛作品 - 清辰 - 阳光冰冷

 

 

                          常与她梦里相见

                                  

        母亲在顶端飞翔,她说她要去往另一个世界,然后她消失了。

        天气阴沉,黑暗覆盖了她的脸,我看不见她的表情。我希望她回到我的身边,她笑了笑说不,她说她要穿梭那些云层抵达有光亮的地方,被光抚摸,那个地方是她向往的,她像个孩子般快乐。她说,女儿你看,我快到了。我哭着,我想拉着她,可我够不到,她像是在半空中,亦像是在云层里。我不能挽回一瞬间她穿越了光的界限,再也无法找寻。

        我未曾预见过,或许已经遗忘了,她早已经在衰老前离去。她总是告诉我,每个人的生死都是注定的,这个世间有灵魂存在。生死自有定数。

        于是我总是站在人群里想,一个时刻会同时发生着多少事情,有人出生,粉红可爱,有人死去,寿终正寝,有人哭泣,孤苦无助,有人欢笑,享受生命。尽管如此,我仍然对于母亲离开的事实不能释怀。我曾经甚至恶毒的诅咒过那个肇事者,虽然他已经受到相应的惩罚,可是他对我以及对我的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我恨他,但我也清楚的知道我不能带着仇恨过一辈子。我记着母亲生前说过的话,生死自有定数。

         距离母亲离开也寥寥四年之久,是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的?那为何我的思母之心没有减轻反而日益加重呢?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回忆的,每每想起辛酸往事,就像水遇见电无条件迅速交融,在我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又被外来的电流迅速抽离。

       我的家庭在我十六岁之前是幸福的。虽不富裕,倒也轻松自在。日子平淡充实。可能是小小的幸福使老天不乐意了。非要降临不幸给这个家。我只能这么解释一切,自古以来当发生了什么无法理解或无法接受的事情,我们总是习惯归咎于那个永不做声的老天。可不归咎于老天,那又该如何缓息内心巨大的痛苦?

       现在回想起来十六岁的那个风清气爽的下午,我仍然隐隐作痛,耿耿于怀。这难道是命?

       听到消息后,我发疯似地跑到母亲出事的地方,可那却成了我最后一次看见还能说话的母亲。送母亲去医院的车子哀鸣似地的划过了寂静的天空,带走了一瞬间的喧闹,带走了一个完整的生命,也带走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那晚在家里我久久不能冷静下来,我相信这将会是虚惊一场。生命如此不凡,一个健康的正直盛年的生命一定也应该更为坚强。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切都会顺利过去。母亲不会有事,但世事总不能遂人愿。

      谈起母亲,我总是沉重的喘不过气来。她竟这般离开人世,也彻底离开这个苦心经营的家。直到她躺在床上,医生说让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我依然抱着一丝希望。这个巨大的不幸不会就这么降临在这个家的。我趴在床上看着母亲,她紧闭着双眼,由于长期手术后不能进食而瘦弱的身体。干涸的双眼,干裂的嘴唇,事隔几年,母亲那时的情景我依然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直到另一声哀鸣打破了这看似寂静的夜晚,我才意识到一切都完了。悲切的哭声强有力的判了我心中一丝希望死刑。

      我忘记了那之后的所有事情。只记得留给我的是漫长而又痛苦的黑夜。

      在母亲的丧事办完之后,家里慢慢的冷清下来。空气变得咸涩潮湿,周围的人们都在这样的空气中艰难的呼吸同时也无意识地制造阴冷的氛围。我感到窒息的痛苦。难道这就是生活?在你毫不防备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

      如果不是这样,为何我的感觉如此真实?所有的变故只能用“一瞬”来形容。脑中忽然闪现一个念头,电视剧都是骗人的,什么闷热的下午,什么雷雨的晚上,那些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全是扯淡。

      生活是一个任性而又自私的小人。它不会给即将不幸的人一丝怜悯。哪怕只是预警。

      过去,我似乎一直生活在人为地世界中,憧憬也好,戏剧也罢。但是,这次受到了外界的剧烈冲撞,它提醒我生活的名字叫做“残酷”。生活用死亡证明就向悲痛欲绝的我们解释了一切。 

      或许,生活觉得在这个无穷无尽的人流中,一个人的消失,无关宏旨。

      它用一个伟大的生命的消失来告诫我们,人类的渺小。
      

      想起奶奶以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过世的老人怎样回了一趟家,怎样把门弄得吱呀吱呀响,怎样提着灯笼慢悠悠地在街上走过,而看到她的人往往是外人,自己的家人是看不到的,因为她怕吓到自己的孩子。听到这样的事情,在好奇的同时我又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温暖,我甚至曾经暗自羡慕过看到他们的人。我想如果有一天深夜,我看到我的母亲回来了,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我一定不会感到惊讶和害怕。这是多么令人幸福的事情呀。我是她最疼爱的孩子,她来看我了。

       可是没有,我只能在梦里见到她。她的容颜在梦里丝毫未改,十分真切。仿佛每一缕皱纹都清晰可数,我还看到过过世的外婆。她们都没有变,沉静的依旧沉静,絮叨的依然絮叨,唯一不同的是,她们都很健康。我在梦里看到虚弱的母亲很健康的对我说话,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总算没有事了。

       醒来,发现一切如初。我灰心丧气,悲痛欲绝。

      我忽然想到那个梦,我觉得那个梦就是真的。我和母亲见过面。于是我竟豁然开朗起来。

      常与她梦里相见,即使她已离去。但我可以感觉到她真实的抚摸,轻声耳语。

亲爱的朋友们请点击进入:http://blog.163.com/special/00124CE8/sanwen.html    【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投票地址】姓名:歌尽 题为:《常与她梦里相见》原创作品。右下方最热投稿。希望各位网友以及热爱文学可以每天投票给我谢谢。

大家予以支持,我便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